中国哲学小镇迎马拉松赛事 在跑步中探索人生道

曲目:中国哲学小镇迎马拉松赛事 在跑步中探索人生道
NJ:
时间:2017/04/14
发行:



2017年3月5日,山地半程马拉松将在中国哲学小镇金堂五凤开跑。本次比赛以“心花路放”为主题,起点和终点都设置在了开创“新心学”的中国著名哲学家贺麟的故居,经过精心规划的赛道也将穿过更多的桃花和油菜花地,在鲜花与跑步中达到哲学思考放空心灵的目的,这也就构成了五凤的“哲学跑道”,从而不仅呼应了“心花路放”的赛事主题,更是在某种程度上将哲学与马拉松进行了一种奇妙的结合。

仔细想来,哲学与马拉松的结合看似奇妙,但实际上在它们产生之时,似乎就已经注定具有某种天然的联系。公元前490年,在一场发生在马拉松平原的战役中,有位雅典士兵菲迪彼德斯,为了向雅典人传达己方胜利的讯息,在从未停顿的长跑过后逝世。人们为了纪念他,举行马拉松赛跑大会,才有了后世的马拉松运动。而这位士兵所要保护的城邦雅典,正是原初意义上的“哲学”产生的故乡。可以说,如果没有以雅典和斯巴达为首的希腊联军在马拉松战役中的胜利,也就不会有希腊城邦及其哲学的发展与兴盛,从这样的角度来看,雅典的胜利也就是哲学的胜利,而这一切都要感谢马拉松。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雅典在马拉松的胜利又何尝不是要感谢哲学呢?“哲学”(philosophy)从字源上讲就是“爱”(philos)“智慧”(sophia),换句话说,哲学本身就是一门追求智慧的学问。这种智慧从自然哲学时期人们对宇宙本源的探究开始,再进一步发展到对人本身和人的认识能力的研究,可能我们永远无法达致终极真理,但正是这种对真理孜孜以求的精神才始终是高贵的和令人着迷的,它与波斯帝国只是重视物质上的开疆拓土有着根本不同。我相信,当菲迪彼德斯从马拉松一口气跑回雅典时,凭借的不仅是胜利的喜悦,而是还有雅典人天生的这种追求真理的热诚以及保卫真理的愿望。可以说,马拉松也是因为哲学才得以成全。

时至今日,马拉松早已成最初的纪念活动变成一项国际赛事,再逐渐变成热爱长跑的人们的参与项目。马拉松的意义也在随着时代不断改变,现代人们更多看重的可能是它的健身效果和对人意志品质的锻炼。正如清华大学老校长蒋南翔所言:“争取至少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如果没有强健的体魄和坚定的意志,蒋校长的这个要求也就只能沦为空洞的口号。现在的清华体育基础考核,每年男生要测试3000米,女生测试1500米,体育不及格不能毕业,大概也是中国各大高校中要求最高和最严格的。“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也就成为了清华大学的体育精神。值得一提的是,哲学家贺麟先生从石室中学毕业后,考入的正是清华大学的前身——北京清华学堂,在这里接受到了长达七年的正规高等教育,并且在期间受到梁启超、梁漱溟和吴宓等人的影响,对宋明理学和西方古典哲学产生浓厚兴趣,从而为他日后在对陆王心学和黑格尔精神哲学的比较研究中创立“新心学”奠定了基础。而贺麟先生在结束欧美求学生涯之后,也回国长期在清华大学开课。可以说,贺麟先生与清华大学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现在在贺麟先生的故乡金堂五凤举行山地半程马拉松比赛,某种程度上也是将清华大学的体育精神带到了五凤。在“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精神感召之下,一代代清华人不断在为新中国的建设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相信我们的跑者在强身健体和激烈竞赛之余,也必将经历一次这种精神的洗礼,从而更热忱地投入到自己的本职工作当中去,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贺麟先生“新心学”重新提倡的“知行合一”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条路既是体育之路,也是哲学之路,在跑步中探索人生的道理,在哲学中体验跑步的乐趣,马拉松与哲学的奇妙结合,大概也就只能发生在中国哲学小镇金堂五凤吧!(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博士研究生 冯梓琏 金堂县五凤镇党委委员、副镇长 张晓强)

点击查看原文:中国哲学小镇迎马拉松赛事 在跑步中探索人生道


人生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