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地方选举中的政治智慧与人生哲理

曲目:德国地方选举中的政治智慧与人生哲理
NJ:
时间:2017/04/14
发行:



(原标题:德国地方选举中的政治智慧与人生哲理)

在德国,很少有地方选举像3个多月前在三个联邦州同时举行的议会选举那样牵动人心。那次选举,是难民危机爆发以来德国百姓首次有机会对默克尔颇有争议的难民政策进行表决,所以吸引了全国的关注。后来的选举结果是,因为反难民的备择党(AFD)异军突起,吸走了大量选票,三州原有的联合执政党没有获得足够的选票继续执政,不得不重新组建联合政府。

笔者在这里想谈的,并非是选举本身,而是其中透露出的政治智慧与人生哲理。

第一,只是自己强还不算赢。在德国,每个合法政党都可以按照法定程序和要求参加州议会的选举,在达到5%的得票率后进入议会。因为参加选举的政党很多(今年在巴符州有22个政党参加竞选),选票很分散,一个政党很难获得单独执政所需的选票。因此,德国政党需要联合执政,在联邦层面和州层面都是如此。通常是一个大党与一两个小党或者两个大党联合执政。因为每个政党都侧重于满足特定阶层或群体的需要,所以,联合执政也有助于满足更多社会阶层和群体的需要。

在那次选举中,三个州的执政党之所以被选下台,主要就是因为联合执政伙伴中较小的政党受到严重削弱。主要执政党虽然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因为无法和受到削弱的执政伙伴一起占议会中的多数,不得不重新寻找执政伙伴。这说明,在选举中,只是自己强还不够,还得与自己的执政伙伴一起强才行。巴符州的基民盟在上一届选举(2011年)中正是栽在这一点上。在那次选举中,基民盟(CDU)本来是得票率最高的政党(39%),结果因为联合执政伙伴(自民党)得票过少(5.3%),其它政党又拒绝与其组建联合政府,所以,基民盟不得不委屈地坐到反对党的席位上。而绿党虽然得票率只排在第二(24.2%),远少于基民盟,但因为可以和社民党联合达到占议会多数,所以,绿党上台执政。5年后,绿党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优势,但是其联合执政伙伴社民党却遭遇了与自民党同样的命运,得票率过低,不足以联合执政。绿党希望自民党(FDP)加入其领导的联合政府,但是遭到拒绝,所以一度陷入组阁困境。

第二,竞选者的个人魅力比政党实力更重要。基民盟是德国最有影响的大党,而绿党是一个小党。根据选前的民调,在联邦议会选举中基民盟的得票率可能为35%左右,绿党得票率为10%左右。但实际投票之后,在巴符州,克里茨曼领导的绿党却取得了30.3%的历史最佳成绩,跃居该州第一大党。沃尔夫领导的基民盟只得到了27%的选票。

这是为什么?因为,在选举中拼的不仅是政党实力,更是竞选人的个人魅力。民调显示,如果可以直接选举州长,75%的选民会选克里茨曼,只有16%的人会选择沃尔夫。因为人们觉得克里茨曼更招人喜欢(79%)、更有领导力(73%)、更亲民(69%),而认为沃尔夫具有以上特征的人分别只有10%、12%和9%。

虽说克里茨曼是个有魅力的政治家,但是在上届选举中,如果不是在选举前两周发生了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2011年3月11日),许多选民转而支持主张环保、要求立刻退出核能的绿党,他也不可能成为州长。因为根据当时的民调,绿党的得票率与基民盟相差近20个百分点。而且,当时巴符州选民认为基民盟的候选人、该州时任州长马普斯更有管理经济的能力。遗憾的是,马普斯偏偏在此前一直主张延长核电站的使用期限,站错了队。在福岛事故发生后,他虽然转换了立场,但选民们显然更愿意相信绿党的克里茨曼。因为后者在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后便提出退出核能的主张。

可见,个人魅力固然重要,但也需要时势。

第三,民意不可欺。自从去年9月默克尔张开双臂欢迎难民以来,德国社会便被愈演愈烈的难民危机所撕裂。根据2016年2月19日公布的民调,47%的人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感到满意,50%的人感到不满。尽管受到来自党内外的许多批评,默克尔还是选择坚持其难民政策。德国政界、经济界和媒体界的社会精英,多数也支持默克尔的政策路线。反对难民政策的人,特别是经常上街抗议的“爱国欧洲人反西方伊斯兰化运动”(Pegida)与备择党的成员,不但得不到主流社会的理解,还常被称作损害德国国际形象的“右翼排外分子”。德国政府高层领导全然无视他们的抗议,还称他们是德国的耻辱。这无疑激怒了难民政策的反对者。出于不满和抗议,许多人在今年的选举中将选票投给了成立刚刚三年的备择党。该党在2015年夏天因为受到内部路线分歧和权力斗争的影响,本来已经奄奄一息,没想到,恰恰在这时出现了难民危机,该党凭借反难民、反伊斯兰化的政策乘势而起,声势不断壮大。在这次举行的三个联邦州的选举中,这个零起点的新政党一举取得了得票率高达12.6%(莱普州)、15.1%(巴符州)和24.2%(萨兰州)的好成绩,跃居这三个州的第二或第三大党,成为一支不容忽视的右翼政治力量。

民意不可欺这个道理虽然人人明白,但是,面对利益分化、难以达成共识的不同社会阶层和群体,想要同时满足各方的民意,实在是说易行难。

点击查看原文:德国地方选举中的政治智慧与人生哲理


人生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