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商业评论最经典文章:管理能量 而非时间

曲目:哈佛商业评论最经典文章:管理能量 而非时间
NJ:
时间:2017/04/14
发行:



史蒂夫·万纳(Steve Wanner)今年37岁,已婚,有4个年幼的孩子,他是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一位德高望重的合伙人。我是在一年前认识他的,当时他每天要工作12到14个小时,总是觉得筋疲力尽,就连晚上也难得和家人欢聚,这让他深感愧疚和不快。他睡眠不足,没有时间运动,很少正常吃饭,不是随便抓点什么匆匆填进肚子,就是坐在办公桌旁边干边吃。万纳的经历并不鲜见。

我们大多数人都用延长工作时间的方法来应对日益繁重的工作任务,这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我们的身体、心理和情绪。而对于企业来说,这必将导致员工的工作积极性降低、精力涣散、离职率居高不下、医疗成本激增。在过去5年里,我和Energy Project公司的同事们为一些大型组织提供了咨询和培训服务,与数千位领导人和管理者有过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高管都不约而同地告诉我们:为了在工作压力面前挺住,他们把自己的发条越拧越紧,感觉就要崩溃了。

延长工作时间之所以不可取,是因为时间是一种有限的资源。相比之下,能量则不同。物理学将能量(Energy)定义为工作时可资使用的潜在能力,对于人类来说,能量主要来自4个源泉——身体、情绪、思想和精神,通过形成特定的习惯,以上每个源泉都能为人类系统地增加并定时补充能量。

所谓特定的习惯,就是有意识地按照严格的时间表进行日常活动,并尽快使它们转变为无意识的、自动自觉的行为。为了有效地给员工补充能量,组织的着眼点必须从“向员工索取更多”转移到“为员工付出更多”,这样,他们才会鼓足干劲,才能为每天的工作投入更多。

要想让自己的能量得到恢复,人们就必须认识到耗尽能量是一种代价惨重的行为,只有如此,他们才可能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自觉地修正这种行为。

为了更好地管理自己的能量,万纳设定了一系列习惯和行为,他的生活由此焕然一新。他将睡觉的时间提前,戒掉了曾使他不得安眠的酒类。这样,他醒来时会觉得精力充沛,更想去运动——现在,晨练几乎成了万纳一道雷打不动的作息程序。还不到两个月,他就减掉了15磅。

晨练回来后,他会与家人围坐在一起吃早餐。万纳的工作时间仍然很长,但他一直有规律地恢复和补充自己的能量。他不再把午餐拿到办公桌边来吃,而且早上和午后常常去户外走上一圈。晚上回家后他比以前也要轻松许多,与妻子和孩子相处得也更加愉快。

别看这是一些简单的习惯,它们能对整个组织产生巨大影响。我们在美联银行(Wachovia Bank)对一组员工试行了一项能量管理计划,然后将他们的绩效与对照组员工进行比较。就发放的贷款等多项财务指标而言,参与该计划的员工的绩效表现均优于对照组。参与者还报告说,他们的客户关系显著改进,工作投入度和个人满意度都得到了大幅提升。

在本文中,我将详细描述我们在美联银行开展的研究。然后,我会将Energy Project公司使用的一些方法介绍给高管和经理人,告诉大家如何才能增加能量或者定期补充工作能量。我的前任合伙人吉姆·勒尔(Jim Loehr)在对运动员所做的基础研究中开发了一些核心理念,我们的方法就是根植于这些理念,并对其加以深化和扩展。

一、高能量创造高绩效

绝大多数大型组织都很舍得在技术、知识和工作能力培训方面为员工花钱,但很少有组织会帮助员工积蓄并保持他们的能量,这些组织总以为能量是员工生来就该有的。事实上,员工的能量增强了,他们就可能以更高的投入度和更强的耐力在更短时间内完成更多的工作。我们在美联银行的试验就证实了这一点。

2006年初,我们在新泽西州南部的12家美联银行地区分行中抽选106位雇员,为他们安排了由4个模块组成的课程。每个模块都有所侧重,分别对能量来源的4个主要层面进行加强。每个月我们都组织20到25人听一次课,这些人既有高层领导,也有初级管理者。我们还为每位参加者安排一位他的同事,在每次课程间隙为他们提供支持。

我们就近从那些分行中找出部分层级相当但没有参加培训的员工,根据美联银行的关键绩效衡量指标,将他们与培训参与者进行绩效比较。为了确立一个可靠的比较基准,我们采取了多项衡量指标,考察的是绩效同比变化(year-over-yearpercentage change)。在最初的3个月,从名为“三大项”(来自三类贷款的收入)的指标来看,参与者的同比增长率比对照组高出13个百分点。

点击查看原文:哈佛商业评论最经典文章:管理能量 而非时间


经典文章